摘要:茶叶首先通过陆路“丝绸之路”传入伊朗,并逐渐形成了具有独特伊斯兰特色的伊朗茶文化。 16世纪新海路的开辟和海上贸易的兴起,使得茶在萨法维王朝时期的伊朗社会得到了广泛传播和充分发展。 然而,18世纪持续的战争和社会动荡对进出伊朗的茶叶贸易以及社会对茶叶的需求和消费产生了巨大的影响。 直到19世纪卡扎尔王朝,鉴于世界政治经济格局的变化,伊朗被动融入沙俄、英国主导的欧亚市场体系,但随后茶叶供应增加、运输减少成本,进一步推动了茶饮料在伊朗的普及和普及,最终推动茶发展成为伊朗社会的主流饮料。

关键词:19世纪; 伊朗; 卡扎尔王朝; 茶

与中国、日本、英国等国家类似,伊朗也是世界上最大的饮茶国之一。 茶叶很早就沿着陆上“丝绸之路”从中国传入西亚和北非。 16世纪,随着海上贸易的兴起,欧洲在海湾的商业活动日益活跃,茶叶也通过海路进入伊朗。 值得注意的是,虽然早在萨非王朝时期茶就已经在伊朗社会流通,但茶成为伊朗主流饮料却经历了很长一段时间。 学术界对茶在伊朗的传播和流行的研究普遍从文化角度探讨茶文化对伊朗乃至伊斯兰世界的影响,而忽视了“大博弈”背景下英俄与伊朗之间的茶叶贸易在19世纪。 对茶在伊朗社会的普及和发展的影响。 事实上,茶叶在伊朗的真正普及始于19世纪,特别是1840年以后。随着西亚势力范围和国际贸易路线的变化,伊朗逐渐融入以沙俄、英国为主的欧亚市场体系这也带动了伊朗茶叶消费的稳定增长,而英属印度相对充足的茶叶供应也成为茶叶在伊朗受欢迎的关键因素之一。

一、茶在伊朗的早期传播

早在公元9世纪,阿拉伯的帆船就已抵达广州采购中国商品。 阿拉伯伊斯兰文献中最早提及中国茶的是《中印志》,其中记载,“在各个城市,这种甘草叶的价格很高,中国人称之为‘茶’。”甘草叶比苜蓿叶多,味稍香,味微苦,可用沸水冲泡,可治百病。”[1](P17)早在11世纪,《茶》就已有记载。伊朗学者 Al-Biruni 的著作 [2] (P120)。 13世纪,蒙古西征结束了阿拔斯王朝的统治。 据说,喝茶的习俗也是随着蒙古军队传入西亚的。 但实际上并没有确切的文献资料证明中世纪之前伊朗就已经出现了饮茶的习惯。 16世纪的伊朗商人阿里·阿克巴曾记载:“在中国,坚忍有学问的人不喜饮食。我们祖先流传下来的传统是不喝冷水,只喝热茶。” ” [2](P122)16世纪中叶以后,清政府逐渐放开茶叶贸易,大量茶叶由私人商人通过陆路运往中亚,最后抵达伊朗的伊斯法罕等地。 17世纪初,随着海上贸易的兴起,英国、荷兰、葡萄牙等国的商船定期驶往远东进行茶叶贸易,并停靠在海湾港口。 这条路线成为茶叶传播到世界的新途径[2](P124)。 越来越多的茶叶通过海运运往伊朗,进一步提高了伊朗社会茶叶的价格。 纵观伊朗整个萨法维王朝,茶主要流行于伊朗东北部和中部内陆地区。 在此期间,茶的供应量和消费量仅次于咖啡。 尤其是在伊朗北部地区,茶已成为招待客人的日常饮品之一[3](P33-34)。 此外,萨法维王朝时期,伊斯法罕等地的茶馆也被称为水屋,成为社会精英的聚集地,人们经常在这里喝茶、交流。

早在公元9世纪,阿拉伯的帆船就已抵达广州采购中国商品。 阿拉伯伊斯兰文献中最早提及中国茶的是《中印志》,其中记载,“在各个城市,这种甘草叶的价格很高,中国人称之为‘茶’。”甘草叶比苜蓿叶多,味稍香,味微苦,可用沸水冲泡,可治百病。”[1](P17)早在11世纪,《茶》就已有记载。伊朗学者 Al-Biruni 的著作 [2] (P120)。 13世纪,蒙古西征结束了阿拔斯王朝的统治。 据说,喝茶的习俗也是随着蒙古军队传入西亚的。 但实际上并没有确切的文献资料证明中世纪之前伊朗就已经出现了饮茶的习惯。 16世纪的伊朗商人阿里·阿克巴曾记载:“在中国,坚忍有学问的人不喜饮食。我们祖先流传下来的传统是不喝冷水,只喝热茶。” ” [2](P122)16世纪中叶以后,清政府逐渐放开茶叶贸易,大量茶叶由私人商人通过陆路运往中亚,最后抵达伊朗的伊斯法罕等地。 17世纪初,随着海上贸易的兴起,英国、荷兰、葡萄牙等国的商船定期驶往远东进行茶叶贸易,并停靠在海湾港口。 这条路线成为茶叶传播到世界的新途径[2](P124)。 越来越多的茶叶通过海运运往伊朗,进一步提高了伊朗社会茶叶的价格。 纵观伊朗整个萨法维王朝,茶主要流行于伊朗东北部和中部内陆地区。 在此期间,茶的供应量和消费量仅次于咖啡。 尤其是在伊朗北部地区,茶已成为招待客人的日常饮品之一[3](P33-34)。 此外,萨法维王朝时期,伊斯法罕等地的茶馆也被称为水屋,成为社会精英的聚集地,人们经常在这里喝茶、交流。

18世纪萨法维王朝的灭亡和随后的社会动荡[4](P220-235)使伊朗的饮茶习俗一度中断。 直到卡扎尔部落统一伊朗后才逐渐恢复。 19世纪上半叶,伊朗喝茶的习俗主要分布在北部地区,而咖啡则是南部地区的主要饮品。 事实上,这一时期伊朗的茶叶全部靠进口,相对较高的运输成本使得茶叶价格更加昂贵。 当时,茶主要是伊朗上流社会常用的待客饮料[5](P41)。 同时,茶也常常作为一种奢侈品送给客人。 对于整个伊朗社会来说,某个地区的茶叶消费量与当时茶叶的市场价格密切相关。 当价格上涨时,伊朗的茶叶消费量显着减少。 19世纪初,茶在伊朗东北部更为普遍,尤其是呼罗珊等地[6](P54-55)。 根据悠久的传统,在马什哈德等城市,人们饮用来自中国的绿茶[7] (P489)。 另一方面,在19世纪初的伊朗西北部地区,亚美尼亚、格鲁吉亚等地并不常见茶,高加索等地也没有饮茶习惯。 此外,消费群体的地理位置与茶叶的传播和分布也存在明显的相关性。 例如,里海周围的吉兰省和马赞达拉省与伊朗其他地区被山脉隔开,导致该地区几乎不可能找到茶叶。 对于北方地区的游牧民族来说,整个19世纪上半叶,茶在游牧民族中并不常见。 这主要是因为他们的饮食习惯以牛奶为主,喝茶相对较少。 因此,由于茶叶价格、地理环境、饮食习惯等因素的影响,这一时期茶作为饮料仅在城市中流行。

2、卡扎尔王朝时期茶在伊朗的流行

卡扎尔王朝是茶在伊朗普遍流行的重要时期。 和许多欧洲国家一样,伊朗也经历了从喝咖啡到喝茶的转变。 事实上,这种变化往往与国家的政治、经济、社会和生活习俗密切相关。 随着19世纪社会的发展,伊朗的茶叶消费量逐渐增加。 除了城市之外,在过去不常见茶的农村地区也开始出现了喝茶的习惯。 可见,茶的普及和普及并不是突然的变化,而是一个渐进的、长期的发展和演变过程。 我们很难确定饮茶的确切时间。 一般来说,这个过程大约开始于19世纪中叶。 受18世纪伊朗持续战乱和社会动荡的影响,直到19世纪,茶叶贸易和饮茶习俗才逐渐恢复。 据史料记载,1821年,有人向拉什特总督赠送了一把茶炊,总督后宫的宫女们就熟练地用茶炊泡茶。 之后,总督将女仆和茶炊送给当时的伊朗国王法塔赫·阿里·沙阿。 因此,茶炊首先传入王室和贵族,并逐渐开始在伊朗社会传播。 1850年,时任伊朗总理阿米尔·卡比尔将制作茶炊的专有权授予伊斯法罕的工匠,并从国家财政拨款资助作坊[2](P126)。 从此,茶在伊朗的传播和普及更加广泛,民众中也形成了日常喝茶的习惯。 值得注意的是,虽然早期的饮茶主要局限于一小部分精英群体,到了19世纪末,饮茶在伊朗社会已经变得更加流行,但对于社会底层的人们来说,这一时期的饮茶却是非常普遍的。仍然是奢侈品。 事实上,直到20世纪伊朗引入茶叶种植后,市场上茶叶的价格才从根本上下降,进一步促进了茶叶在农村等地区的普及,同时也促进了茶叶的普及。真正使整个伊朗社会能够大量消费茶叶[8](P253)。

卡扎尔王朝时期,大量外国人的涌入并在伊朗定居,也成为茶叶在伊朗广泛传播的重要因素。 卡扎尔王朝建立后不久,沙俄就向南方扩张。 沙俄征服格鲁吉亚等地后,将被征服地区纳入管辖。 劳动力迁移以及商业和贸易联系的扩大促进了人口融合。 1830年代以来,大量从事茶叶贸易的沙俄人长期居住在伊朗北部城镇,如大不里士、拉什特、阿尔达比勒等地。 与此同时,不少伊朗人也在沙俄定居。 据统计,19世纪中叶左右,至少有5万伊朗人生活在外高加索地区。 与此同时,随着英国在印度殖民活动的发展,越来越多的英国人开始在伊朗南部,特别是海湾沿岸定居。 由于英国和沙俄也是茶叶消费国,两国人口涌入带来的文化融合进一步促进了茶叶在伊朗的普及。 此外,宗教因素也促进了茶在伊朗的传播和发展。 此前,咖啡一直是伊朗尤其是伊斯兰世界最受欢迎的饮料。 自15世纪以来,神秘的苏菲派就一直通过喝咖啡来提神,并帮助他们完成夜间的宗教仪式。 宗教界人士担心世俗的咖啡热潮会影响宗教活动。 因此,宗教阶层也开始反对喝咖啡,并且在一定程度上削弱了咖啡的饮用量。 同时,众所周知,伊斯兰教法规严禁饮酒,但茶不仅符合宗教要求,老少皆宜,而且丰富了伊斯兰世界的饮食文化。 因此,茶逐渐成为穆斯林生活中不可缺少的饮品。 在此期间,另一个让茶在伊朗更受欢迎和受欢迎的容易被忽视的因素是糖。 早在萨法维王朝时期,伊朗人就喜欢吃甜食,因此经常在茶中加入糖等调味品。 据史料记载:“波斯人泡的茶味苦、颜色深,在茶中加入茴香、八角、丁香和红糖”。 [2](P123)随着19世纪茶在世界范围内的流行,由英国人从印度运往伊朗的红茶数量逐渐增加,促使伊朗人逐渐改喝红茶。 红茶有微苦的味道。 因此,为了消除苦味,伊朗人常在喝茶前将糖放入口中。 这就形成了伊朗独特的“喝茶加糖”的茶文化。

三、融入外界对伊朗茶叶普及的影响

茶在伊朗的传播和流行也受到伊朗对外贸易和交往的影响。 早在17世纪,伊朗就一直是欧洲经济渗透的目标,但尚未完全融入不断扩大的世界市场。 整个19世纪,伊朗虽然没有真正成为殖民地,但却失去了经济独立性,融入了欧洲国家主导的贸易体系。 英国和沙俄作为这一体系的主要参与者,已成为当时世界主要的茶叶消费国。 因此,为了满足本国的巨大需求,英国和俄罗斯积极从事茶叶贸易。 鉴于19世纪两国与伊朗的商业往来密切,也在一定程度上对伊朗茶叶的普及和消费产生了深远的影响。 随着伊朗与外界交往的扩大和对外贸易的增加,茶在伊朗的普及得到了进一步的推动。 1820年代以来,伊朗逐步对外开放,沙俄成为这一政策的主要受益者。 1821年,沙俄与伊朗建立短期免税转口贸易制度后,沙俄与伊朗的商业往来大幅增加。 大量欧洲货物开始通过沙俄黑海港口和第比利斯以及外高加索地区的其他港口运往伊朗。 于是,这一时期,通过沙俄运往伊朗的货物总价值从1825年的39.7万卢布增加到1829年的近200万卢布。可以说,伊朗的茶叶贸易在1830年代被沙俄垄断[9] (P175-176)。 事实上,茶叶贸易的主要参与者既不是俄罗斯人,也不是伊朗人,而是格鲁吉亚和亚美尼亚商人,他们在1830年代从德国莱比锡进口茶叶,然后转运到伊朗。 伊朗人通常使用chay namsah(德语为茶)一词来指代优质茶叶,这表明早期的茶叶供应大部分来自德国[10](P266)。 但沙俄的垄断并没有持续多久。 1831年,沙俄开始对外高加索地区的过境贸易征收关税。 这一措施虽然没有直接影响商业流通,但促使主要从事茶叶贸易的商人寻找其他运输渠道。 此后,欧洲和伊朗之间的大部分国际过境贸易转移到黑海南岸,当时奥斯曼政府向外国航运开放港口,允许商人将货物运输到特拉布宗港,然后通过陆路转运到伊朗。 这使得从欧洲到茶叶的贸易可以通过君士坦丁堡和埃尔祖鲁姆运往大不里士。 作为伊朗西北地区的门户,大不里士和科伊在这一时期成为繁忙的茶叶贸易中心[10](P68)。 随着1894年到达彼得罗夫斯克、1900年到达巴库的高加索铁路的建成,沙俄对伊朗的茶叶供应进一步促进了[11](P72)。 在此期间,里海南岸的安扎利现已成为茶叶的产地。 沙皇俄国茶叶进入伊朗的重要入境口岸[12](P17)。

在与伊朗的茶叶贸易中,英国可以说是后来者。 英国本身就是主要的茶叶消费国。 据统计,维多利亚统治时期,英国年人均茶叶消费量从1836年的1.48磅增加到1885年的5磅[13](P279)。 该国对茶叶的需求促进了英国茶叶贸易的快速增长,特别是加强了英国在亚洲的贸易网络​​,并进一步促使英国向其他可以种植茶树的地方扩张[14](P223)。 1841年,英国与伊朗签订《英伊商业条约》后,英国增加了与伊朗的茶叶贸易份额,并用英属印度生产的更便宜的红茶抢占了伊朗茶叶市场。 在此期间,伊朗南部靠近海湾的布什尔成为货物的重要入境口岸。 印度红茶通过该口岸进入伊朗的量逐年增加。 1850年左右,印度每年供应的茶叶约为1500至2000箱,每箱重约3000公斤[15](P91-107)。 仅在1863年,价值8万卢比的茶叶就从印度经布什尔运输到伊朗[17](P66-70)。 这意味着伊朗茶叶的贸易中心逐渐从原来的北部地区转移到南部港口。 特别是1869年苏伊士运河的开通,大大缩短了欧亚之间的海上航程,降低了运输成本。 据统计,从1878年到1887年的10年间,伊朗进口英国茶叶从34,870磅增加到96,600磅[16](P45)。 在20世纪伊朗开始种植茶叶之前,伊朗一直依赖从其他国家进口茶叶。 因此,随着国际形势和贸易路线的不断变化,茶叶价格长期波动。 毫无疑问,运输成本的降低导致了茶叶价格的不断下降,极大地促进了这一时期茶叶在伊朗的传播和普及。 因此,它成为茶日益普及的重要因素[17](P235-236)。 尤其是随着红茶从英属印度的兴起和英国红茶文化的形成,以及在19世纪茶传播到世界各地的背景下,伊朗社会逐渐转向饮用口感浓郁醇厚的红茶,即使茶叶实际上是通过沙皇俄罗斯运输的。 两者都起源于印度。 可以说,此时的红茶不仅在伊朗流行,而且在整个中西亚地区也流行。

4。结论

随着18世纪萨法维王朝的灭亡和此后持续的社会动荡,伊朗的茶叶贸易和消费出现了一定程度的下降。 卡扎尔部落统一伊朗后,19世纪以来的社会复苏和贸易日益活跃等因素促进了这一时期茶叶在伊朗的传播和发展。 与此同时,随着19世纪初世界政治经济格局发生重大变化,伊朗也被动融入了当时沙俄和英国主导的欧亚市场体系。 日益密切的对外交往也促进了茶叶在伊朗的普及。 普遍的。 此外,由于英属印度生产的红茶大量运往伊朗,伊朗市场茶叶价格大幅下降,进一步促进了茶叶的逐步普及。 它不再只是最初由精英阶层消费的奢侈品,最终已经发展成为伊朗社会的主流饮品。

[参考]

[1] 匿名。 中印志[M]. 穆根来、文江、黄卓涵译. 北京:中华书局,1983。

[2](美)梅伟恒,(美)郝业琳。 茶的真实历史[M]. 高海文译. 北京:生活·读书·新知三联书店,2018。

[3] 约翰·A·弗莱尔。 东印度和波斯新记——九年旅行,1672-1681[M]. 伦敦:Hakluyt 协会,1909 年。

[4]王新忠,季开云。 中东国家通史·伊朗卷[M]. 北京:商务印书馆,2002。

[5]罗伯特·克尔·波特爵士。 格鲁吉亚、波斯、亚美尼亚、古巴比伦游记[M]. 伦敦:朗文公司,1822 年。

[6]阿瑟·康诺利.从英国陆路经俄罗斯、波斯和阿富汗到印度北部的旅程[M]. 伦敦:理查德·本特利,1834 年。

[7]詹姆斯·B·弗雷泽.1821年和1822年呼罗珊之旅的叙述[M]. 伦敦:为朗文、赫斯特、里斯、奥姆、布朗和格林印刷,1825 年。

[8]SGWilson.波斯生活与习俗; 是在狮子和太阳的土地上居住和旅行的场景和事件[M]. 伦敦:奥利芬特、安德森和费里尔,1896 年。

[9]R.米格南。 俄罗斯、高加索阿尔卑斯山和格鲁吉亚的冬季之旅[M]. 伦敦:本特利,1839 年。

[10]理查德·威尔布拉汉姆。 俄罗斯外高加索省份及南部沿线游记[M]. 伦敦:默里,1839 年。

[11] 马文·恩特纳。 俄罗斯与波斯的商业关系,1828-1914 [M]。 盖恩斯维尔:佛罗里达大学出版社,1965 年。

[12]托马斯·爱德华·戈登爵士.波斯重访(1896)[M]. 伦敦:赫斯珀里得斯出版社,2006 年。

[13](英国)马克曼·埃利斯,(英国)理查德·库尔顿,(英国)马修·莫格。 茶帝国:亚洲茶叶征服世界[M]. 高令亚,徐博,译. 北京:中国友谊出版社,2019。

[14](英国)艾伦·麦克法兰,(英国)爱丽丝·麦克法兰。 绿金:茶帝国[M]. 胡锡林译. 北京:社会科学文献出版社,2016。

[15]阿巴斯·阿马纳特。 城市与贸易:阿博特领事论1847-1866年伊朗经济与社会[M]. 伦敦:伊萨卡出版社,1983 年。

[16]E.Fg.Law.英国在北波斯的贸易和外国竞争[Z].君士坦丁堡,1888 年 12 月 6 日,载于英国外交文件:外交部机密印刷品的报告和文件,第 1 部分,B 系列,第 13 卷:波斯、英国和俄罗斯 1886-1907 年,大卫·吉拉德编,附录 4。

[17] REF 史密斯和大卫·克里斯蒂安。 面包与盐:俄罗斯社会经济史[M]. 伦敦:剑桥大学出版社,1984 年。

19世纪茶在伊朗的传播和流行

舍伊

摘要:茶叶首先通过陆路“丝绸之路”传入伊朗,并逐渐形成了独具伊斯兰特色的伊朗茶文化。 16世纪,随着新海路的开辟和海上贸易的兴起,茶在萨非王朝时期的伊朗社会得到了广泛传播和充分发展。 然而,18世纪持续不断的战争和社会动荡,对伊朗的茶叶贸易以及社会对茶叶的需求和消费产生了巨大的影响。到了19世纪卡扎尔王朝,由于全球政治经济的变化格局中,伊朗被动融入沙俄、英国主导的欧亚市场体系,由此带来的运输成本降低的茶叶供应量增加,进一步促进了茶饮料在伊朗的普及,最终推动了茶作为茶饮的发展。伊朗社会的主流饮料。

关键词:十九世纪;伊朗;卡扎尔王朝;茶叶

CLC分类号:K373

文件识别码:A

文章编号:1006-2335 (2020) 05-0163-05

哲毅,男,陕西师范大学历史文化学院博士研究生。 他的研究方向是中东和中亚史。

作者 admi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