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毅
1984年,笔者任易武区副区长,分管农业。有一天接到县上通知,云南省要召开科技产品交易会,要求我带着易武元宝茶(七子饼茶)、酱油、风吹豆豉去展销。

我急急忙忙作准备,请当时健在的高定光师傅教做了40多片元宝茶,带了4筒(每筒七片)到昆明展销,结果,摆了3天无人问津。回来后我到勐海茶厂请教老厂长唐庆阳,他说慢慢来,普洱茶传统产品以后还是会有人要的。我回来后,从留作纪念出发,买了3个揉茶石、1个蒸筒、仿制了几只揉茶口袋。

随着改革开放,边疆与外界的交流增多。1994年8月22日,中华茶艺业联谊会第九届会长吕礼臻先生带领副会长陈怀远及吴芳洲、曾至贤、汪荣修、白宜芳、林仲仪、刘基和、黄教添、陈炳叙、谢木池等20名对茶文化颇有研究的专家学者,到易武考察古六大茶山。乡政府热情接待了来自宝岛的第一批客人,并安排我向他们作介绍。他们认真地听、细心地记,不时提出有关问题。

随后,我又带他们观看了一个世纪前就名扬中外的名茶庄的房屋、有关茶税及贡茶的断案碑、关帝庙、“瑞贡天朝”大匾、茶马古道、我收藏的传统制茶工具等。他们边看、边问、边记、边拍照,谢谢之声常不离口,连用餐前的几分钟时间他们都不放过,问这问那。吕礼臻、陈怀远、曾至贤都说我向他们介绍的内容太好了,他们到过许多地方,都没有听到过这样好的介绍。曾至贤和陈怀远还把我向他们作的介绍材料翻一页,拍照一页,4筒胶卷一下就拍完了。

1995年,吕礼臻带着何建及香港的叶荣枝来到易武,叫我为他们做元宝茶,他们要带到搞展出宣传,并提出我写的《易武乡茶叶发展概况》很好,应当印成书籍,不要失传,如果这边()不能印,交给他们带到印。我想我写这个材料的目的是记录易武辉煌的过去,宣传易武的自然优势,良好的传统产品,进一步发展正宗的易武产的“普洱茶”,满足人们的需求,繁荣茶山各族人民的经济,所以我同意了他们的要求,并告诉吕礼臻我不要稿酬,书印好了寄几本给我就行了。

吕礼臻在印制宣传了这个材料,并举办了普洱茶实物展,影响很大。此书宣传散发到日本、韩国、马来西亚及国内沿海一带。接着,日本名古屋大学老师加藤久美子女士只身前来考察;日本丰茗会会长松下智(著有《世界民族之茶志》)带人先后5次到易武考察;日本丸久小山园“和光会”北尾幸彦团长带领13人来考察;大韩全南顺天市松广面新平里12松广寺印月庵园询法师一行4人,韩国茶人联合会常任理事郑仁梧教授一行30人,韩国茗禅茶会院长慧星一行3人,韩国留学生李连喜2人前来考察;马来西亚古意斋茶艺专门店伍书龙先生一行3人,马来西亚豪威企业有限公司经理李泉福一行3人;奥地利维也纳艺术家爱佛琳、夏云端;法国专家一行4人,美国专家一行2人前来考察。

及国内的商人及专家学者来的就更多了,有的考察、有的买茶,六大茶山产的普洱茶越来越受到中外客商的好评和喜爱,茶价从1993年前的1—2元左右/公斤,上升到35—36元/公斤,还不容易买到,大大增加了易武的财政收入和群众的经济收入。

为了让更多的人掌握传统普洱茶的制作工艺,我在20世纪90年代初向当时健在的高定光、张官寿及现还健在的许丕文、张世勋学习,学他们各人所掌握的每一道制茶工序。经自己摸索掌握后,不但传授给易武喜欢做普洱茶的人,还请象明粮管所退休所长王子先、曼庄村委会退休支书权存安来我家,我亲自教他们做茶。

现在,会做普洱茶的人越来越多!

 

以上图片均来自网络,若有疑问请联系1510tea茶叶网。

作者 admin